您的位置:香港釆霸王五点来料网站 > 航空航天 > 陈东有:机舱里的遗憾

陈东有:机舱里的遗憾

发布时间:2019-10-05 02:22编辑:航空航天浏览(117)

    从北京回南昌,有很多航班可以选择。但这几天,南昌天气不稳,预报晚上有雷阵雨。原想选东航MU5188,17:55起飞,落地20:10左右,但如果遇上雷阵雨,就麻烦了。于是,选择了国航CA1577,15:35起飞,17:50落地,赶在雷阵雨之前。

    开始,一切都很顺,飞机15:40上了跑道,起飞,这在首都机场算是很准时了。虽然气流干扰得厉害,但飞上了平流层后,稳多了。看了一会儿书,瞌睡起来,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飞机开始下降,有雾气,但还是可以看到昌北工业园区,可以看到昌北高速收费站,可以看到乐化镇,接下来,就是飞过高速公路,对准跑道,然后就可以触地、降落。但就在即将触地的那一瞬间,飞机突然拉起来,吼叫着向上急速抬升。怎么回事?不知道。整个机舱里似乎都在等待答案。

    飞机上升,转了一个大圈,又朝着机场,慢慢地降低高度。

    机舱里十分安静,人们都地期待着平稳降落。

    然而,这一次还没有降到前一次的低度,飞机又大吼一声,向上拉起,向高空飞去。乘客们开始议论了。这时,广播里传来乘务员的解释,是因为机场天气条件不能降落,将备降长沙黄花机场。这时是18:15左右,窗外夕阳斜照。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既来之,则安之。

    飞机平稳地飞着。我坐在左侧靠窗的位子,发现夕阳就在我的正侧面,这不是去长沙,而是往北。过了一会,广播再次解释:由于长沙黄花机场备降飞机很多,本航班将备降合肥骆岗机场。

    飞机于18:45左右在合肥骆岗机场降落,广播里要求我们耐心等待。过了20来分钟,广播声又响起来,要求我们带好自己的行李下机去候机室休息。摆渡车把我们拉到了候机室。候机室里人很多,已经有一个从厦门飞南昌的航班与我们一样了。

    这是我第二次遇到这种事情了,记得2004年的一个傍晚,也是因为目的地机场天气不利备降另一个机场。被要求下机之后,100多位乘客成了航空公司与机场两不管的流浪人员。经过乘客再三交涉,终于在子夜时分才送来盒饭,安排进城住宿。盒饭冷冷的,不吃也罢;住宿的所谓宾馆至今叫人倒胃口,还不如大车店。这次还会受到如此待遇吗?

    广播里不断传来致歉的声音,怪不得现在都说,社会上应该用的“对不起”“抱歉”这两个词大多被航空公司和机场拿来用了。

    香港釆霸王五点来料网站,20:00左右,送来了盒饭,虽然简单了一些,但干净、热乎,更重要的是还有一瓶水。大概在20:40,广播传来请我们登机的通知,大家高兴了――这是最好听的广播。

    飞机在21:10左右起飞,还是那架飞机,乘客们还是坐到自己的原位上,不过,似乎大家突然熟悉了许多,谦让了许多。

    起飞时又是颠簸,但机舱里很安静。

    21:50左右,飞机平安降落在6个小时之前就应该降落的昌北机场。

    当飞机飞到昌北工业园区上空,转身对准机场准备降落时,庆幸这么快就能回家的我突然想起了在国外的一次飞行――

    那次是飞机遇上了大型气流的干扰,颠簸的幅度很大,几乎要把人从座位上掀起来,又似乎要把人丢下去。我背上已是汗津津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座椅把手。看看周围,老外们也都神色紧张,好几对恋人、夫妻都紧紧地拥抱起来。唯有广播里的安慰解释十分平和、温柔。颠簸了十几分钟,险过去了,惊也过去了。空姐们的服务似乎更加周到,带着化险为夷之后庆幸的笑容为乘客们送水送点心。她们的这种特别情绪在乘客的心中得到了共鸣,在乘客的脸上得到了回报。到飞机平安降落时,突然机舱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没有谁提议,也没有谁带头,是大家同时鼓起掌来,而且是长时间地鼓掌,直到机长道歉和感谢的声音在广播里响起。这是乘客们对机组人员感谢的掌声,感谢他们以自己的辛勤工作化险为夷,把大伙平安送到目的地;这是乘客们庆幸自己平安到达的掌声,那阵颠簸真让人后怕。感恩与庆幸的掌声响起后,大家的心情的确好了许多,氛围十分动人,虽然人人知道,此行之后,天各一方。下机时,站立在机舱门边的机长与空姐向大家告别的笑容与话语更让人感到真挚、亲切。

    那么这一次,我们虽然两次降落不成功,不得不备降他地,耽误了时间,但能尽快平安回家与家人团聚,也是一大幸事;虽说目前我们的民航管理还不能尽如人意,但毕竟进步了;虽然民航管理机制还有问题,但机组人员已经尽心尽力了。所以,我们至少要向机组人员表示感谢,也要为我们自己的平安祝福――鼓掌。想到这,正好飞机平稳落下,我鼓起了掌,掌声很响。

    但只有我身边两三位乘客响应,机舱内掌声零落,让人难堪。平时最喜欢鼓掌的我们,为什么在这个最需要掌声理解、鼓励、交流的时刻反而吝啬了呢?广播里没有机长的道歉声、感谢声,只有人们司空听惯了的像是放录音似的空姐简单而又机械的道歉,和要求大家别急着解开安全带,别急着打开手机,以及越来越多的乘客解开安全带和打手机的声音。难道他们真的是见得太多而习以为常或是麻木了?

    走出舱门时,机长没有出来与我们告别,只有像平常一样的两位空姐习惯地、机械地向我们说再见,我们也是机械地、毫无感觉地向她俩点头示意。

    世界上有很多事的发展趋势具有双向或多向可能,看我们怎么去处理。飞机因天气原因备降他地,给乘客和航空公司都带来损失。这种事,处理不好,会使双方发生隔阂、矛盾甚至冲突;处理得好,就是一件庆幸的事,一件完全可以在双方共同努力下升华到感恩与自励、大家身心都受益的事。这一次,虽然没有听到厉声的争吵,但作为一次重要的、增进人与人之间理解与和谐的机会,却被航空公司、乘务人员和我们乘客自己有意或无意地丢掉了,浪费掉了。

    但愿以后这样的遗憾不再发生。

    相关实体: 北京首都机场 长沙黄花机场 合肥骆岗机场 南昌昌北机场 国航

    本文由香港釆霸王五点来料网站发布于航空航天,转载请注明出处:陈东有:机舱里的遗憾

    关键词: